人民网(603000.CN)

两康惊天造假命运迥异:退伍老兵钟玉铁窗中迎70大寿 普宁商人马兴田红毯上获百亿驰援

时间:20-01-02 23:30    来源:金融界

白云苍狗,物是人非……

2019年终于过去,有“新材料界任正非”之称的康得新原董事长钟玉年末正式遭批捕,一代枭雄的70大寿和很快到来的农历春节将在寒冷的铁窗中度过。

百亿造假案爆发半年后,康得新退市在即,钟玉悲凉落幕,一切都临近终局。

“两康事件”另一主角康美药业则是另一番天地,困境之中13家大型银行雪中送炭,签署百亿银团贷款协议。

唏嘘!两康惊天造假命运迥异:退伍老兵钟玉铁窗中迎70大寿 普宁商人马兴田红毯上获百亿驰援...

董事长马兴田似乎依旧“康美”,他出现在上述仪式的签约现场,站在了监管部门官员的身后。他甚至还成为某媒体举办的“2019中国经济十大年度人物评选”的候选人。

嗜好超跑,拥有布加迪凯龙、帕加尼霸下等10多辆豪车的康美三公子马嘉骏风头不减,频频参加超跑赛事,有壕车有美女有香槟,一片太平盛世。

同样是百亿财务造假案,两位董事长,两家上市公司,34万股东却走向了不同的路口,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。

钟玉与马兴田

震惊A股的“造假双雄”钟玉和马兴田是两代人,之间差了19岁。

1950年3月钟玉出生在榨菜之乡四川涪陵,幼时便到北京读书,后来当特种兵的经历他逢人便讲。1973年钟玉复员进入高校学习电气工程,那一年出生于中药材集散地广东揭阳普宁的马兴田才4岁。

1976年,钟玉毕业分配到国家航空总局曙光机械厂微电子研究所,没过多久就揽下了无人敢接的战斗机主发电机改进工作。1984年该发电机定型时,钟玉获得了航空部新机研制二等功、三等功,同年提升为研究所副所长。

钟玉的出身可谓“根正苗红”,与军人复员创立华为的任正非颇有几分相似,“新材料界任正非”的说法由此而来,也正因如此,古稀之年身陷囹圄更加令人唏嘘。

1988年年仅38岁的钟玉被提升为航空部15厂的厂长,相当于正局级干部,但他却做了一件令领导和同事惊讶的决定——响应改革开放号召辞职“下海”。当年凑了3万元在中关村开发区创办了康得公司,主要做老年人和残疾人的代步电动车。

1990年中国经济遭遇寒流,康得公司电动车滞销遭遇危机,钟玉立下豪言:“康得新永远不会破产!”东窗事发后这句话反复被人提及。之后的数年里钟玉从事过清洁设备、自动化办公设备等领域,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。

8年后的1998年6月,康得大厦在北京落成。彼时20多岁马兴田刚刚走上社会舞台,出身小山村的他结识了据称来自于中医世家的许冬瑾,两个人经营了一家中药铺并在1996年结婚。也有人说,许冬瑾的父亲许德仕是靠倒卖古玩等“四旧”发家,世家之称名不副实。

但马兴田此后的发迹速度堪称“坐上火箭”,结婚当年夫妻二人便“坐庄”三七价格牟取暴利完成原始积累,仅一年后康美药业宣告成立。

蹊跷的是,创始人中药起家,康美药业创立后却主攻西药,不到一年即通过国家GMP认证,在IPO前夕“突击”研发成功多个国家级新药,最终于2001年登陆沪市,之后又意外回归了中药领域。满打满算,康美药业从成立到上市仅仅用时5年。

反观康得新,2001年才初步确定进入预涂膜产业,2002年中国第一条预涂膜生产线落地,直到8年后的2010年,康得新才得以“全球最大的预涂膜生产企业”身份在深交所上市。同年康美药业市值超过400亿元,较上市之初已翻了14倍。

神秘的普宁商人

“后发先至”的马兴田更勤奋吗?似乎并不是。

2014年12月,前证监会监管部发行审核部处长的李量被查,其受贿后为康美药业、乐视网等9家公司上市提供“帮助”。此后在其它多起贪腐案中也有马兴田的身影,但其本人安然至今。

截然相反的是,钟玉如今尽管身陷囹圄,但从公开信息来看,其经商数十年尚无卷入贪腐案的记录。

马兴田成功的背后,充满着“神秘色彩”。

2011年国家发改委曾处罚康美药业2009年操纵中药材“三七”价格,当年囤货七百多吨,占到市场总额超20%,但对外销售加自用总共才一百多吨,剩下的全部库存。2010年三七供不应求价格高涨,康美药业将囤货全部抛售,从中获利1.2亿元。

就在罚单开出仅一年后,发改委在2012年将国内唯一的国家级中药材价格指数的运营权交给了康美药业,名为“康美中国中药材价格指数”,据称这是国内第一个依托大型民营企业编制的全国性价格指数。有分析认为,不排除康美药业通过运营指数来实现操纵中药材市场价格获利。

多年来,康美贡献了普宁三分之一、揭阳六分之一的税收,在当地乃至整个广东,很多人提到马兴田都讳莫如深。

如今马兴田低调示人,已经从媒体销声匿迹,三公子马嘉骏张扬依旧。在超跑圈人称“Zun”哥的他,坐拥数辆包括帕加尼、布加迪等顶级品牌在内的千万级跑车。2019年9月康美药业出事后,马嘉骏仍旧频频现身泛珠三角超级赛车节。醒目的车标、养眼的车模,三公子风驰电掣,不亦乐乎。

唏嘘!两康惊天造假命运迥异:退伍老兵钟玉铁窗中迎70大寿 普宁商人马兴田红毯上获百亿驰援...

两康命运交响曲

如今康得新退市几乎“板上钉钉”,而康美药业或将平安“上岸”。

根据公告,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间财务造假,回溯后真实净利润连续四年为负,已经触发强制退市条件。而且康得新在北京银行的122亿元存款“凭空”消失,很大可能已经被大股东康得集团违规挪用。

而康美药业则不同,尽管2016年至2018年虚增货币资金886亿元史无前例,但回溯后净利润均为正。即便同样出现巨额货币资金减少(对2017年财务报表进行重述,调减299.44亿元,只剩下42亿元),但从财报上看,减少的货币资金基本都以存货和应收账款形式存在,并没有“不翼而飞”。

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,法不容情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对于退市标准的严格执行于净化中国资本市场而言至关重要。

人民网(603000)评论指出,重大违法退市制度配有兜底条款,若企业行为符合上交所“根据上市公司违法行为的事实、性质、情节及社会影响等因素认定的其他严重损害证券市场秩序的情形”,同样需要强制退市。退市制度还规定了“危害公众健康安全”等退市红线。都是高悬在康美药业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唏嘘!两康惊天造假命运迥异:退伍老兵钟玉铁窗中迎70大寿 普宁商人马兴田红毯上获百亿驰援...

(律师向财经天眼展示的两康案造假案索赔卷宗)

对马兴田的处罚或不会止步于90万+终身证券市场禁入,从以往结果看不排除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。和康得新一样,等待康美药业的还有创下天价的投资者索赔。

“两康事件”是中国资本市场的里程悲,也注定将成为里程碑。